阿飄

各種被被文

私戀

暗墜 碎刀

 

注意有玻璃渣!!

俱利山無誤喔!!

 

-------------------------------------------------------------------------

 

本丸正常營運著,這一天審神者派了山姥切國廣去5-4

 

山姥切回本丸後審神者發現隊伍多了一把極微美麗的刀

 

那把刀是每位審神者所期待的刀

 

"三日月宗近。锻冶中打除刃纹較多,因此稱作三日月--"

審神者高興得跳著:爺爺阿阿啊!!終於撿到你了阿阿啊!!

三日月:我是看到切國帶領著隊伍....

審神者:山姥切嗎?好!!我叫他過來!!

山姥切:主上有何事情嗎...?

審神者:從今天起三日月的事情包含衣裝打裡都交給你了

審神者拍著山姥切的肩膀

山姥切批著披風:為什麼是我,怎不找別人?

審神者:因為三日月他指定你阿,當作認識新人嘛...

山姥切默默的接受審神者給予他的任務

不過至少三日月不是跟他同隊,而是跟著其他隊伍

從那之後每當三日月出陣前山姥切都一直幫他整理衣裝

整理完之後山姥切則去找審神者幫忙本丸的事物等

今天是陪審神者去鍛刀房迎接新刀,而山姥切總是在外面等著審神者帶著那把刀出來

審神者:呃...山姥切他是大俱利伽羅要跟他好好相處喔,帶路勞煩你了

山姥切:好的

大俱利看了山姥切一眼:我沒有打算跟你搞好關係

山姥切拉著披風:一定是我是仿刀的關係..

在帶路的過程中大俱利跟山姥切沒有說句半話,到了房間時

山姥切:這是你以後的房間,有問題請找審神者

大俱利:恩

大俱利拉開門進去房間,而山姥切離開後,被三日月給叫去喝茶聊天

審神者:山姥切因為大俱利剛進入本丸,我想要你跟大俱利帶領短刀們去練等

山姥切:我知道了

審神者:隊伍之後會在跟你通知

今天三日月剛剛出陣,而山姥切坐在走廊上看著外面,此時大俱利從走廊過來坐在山姥切的旁邊,兩人依舊沒有對話

直到山姥切突然躺在大俱利的手臂上,大俱利似乎發現山姥切可能太累而睡著了,大俱利持續的待在山姥切身旁,似乎等待著山姥切醒來

此時外面突然的吵鬧聲把山姥切吵醒了,醒來後的山姥切看著大俱利之後離開了走廊

山姥切發現鶴丸又被燭台切跟一期責罵,山姥切心裡想著一定是鶴丸又惡作劇了,看完這幕後離開走到審神者房間

而審神者已經排好隊伍要開始出陣的任務

然而日子一天一天過去直到有一天,山姥切帶領大俱利跟短刀們走在地圖上,此時天空一片黑,山姥切發覺不妙,這是檢非違使出現的徵兆,山姥切馬上下令要大俱利帶著短刀們離開,山姥切拔著刀衝去迎接敵人

此時大俱利對著短刀們:滾!!快回本丸!!

短刀們被大俱利的樣子嚇到哭著離開回本丸,而敵人被山姥切砍到剩4名檢非違使,但山姥切的樣子也很不樂觀,此時山姥切使出真劍必殺砍殺1名敵人,其中1名敵人馬上衝過去要砍山姥切,此時大俱利出現把那敵人給砍殺,山姥切也沒空指責大俱利,當大俱利準備要被遭到攻擊時山姥切衝過去為他擋住一刀,而身負重傷,山姥切馬上回擊砍殺敵人,戰場上剩一名太刀,大俱利馬上使出真劍必殺成功砍殺了敵人

大俱利看著重傷的山姥切:切..煩人

雖然抱怨但大俱利還是用山姥切的披風撕成條狀物為他止住傷口不再流血

山姥切發現自己躺在手入是接受治療,旁邊坐著是三日月

三日月看著山姥切:切國!!大好了..你醒了,聽到短刀們說了你的事害我好擔心,是大俱利帶你回來喔

山姥切:大俱利呢??

三日月:還好傷是沒什麼嚴重,他也已經好了

山姥切感概的想說沒想到自己要給三日月照顧,而且對方是天下五劍,有點不太敢相信,在那之後三日月被叫去遠征,其中2位遠征替補山姥切跟大俱利的位子,此時剛手入完畢的山姥切走在走廊想著一件事

"在他的心裡我是怎麼樣的存在,他是指大俱利嗎...??"

山姥切搖著頭繼續走在走廊上,此時大俱利站在柱子上,似乎在等誰,大俱利看著山姥切,走過來拉著手似乎要帶他去哪裡

山姥切:你要做什麼?!

大俱利:煩死了!!安靜

大俱利拉開門,把山姥切甩去地上,關門後大俱利握住山姥切的雙手

山姥切:疼..你在..

山姥切話還沒說完,被大俱利強行吻上,山姥切發現自己無法反抗,直到趴開山姥切身上衣物開始進行某件事

山姥切:呼..好熱

大俱利握住山姥切的雙手,之後那裡也進入山姥切體內

然後山姥切體力不支倒在大俱利的胸膛睡著,而大俱利幫山姥切蓋住被子

其實大俱利也不明白為何自己要對山姥切做出這種事情,這是所謂的情感??

隔天山姥切醒來發現大俱利睡在他的旁邊,手還握住著他,此時門被拉開了,大俱利睜開了眼睛,拉開門的是三日月,而三日月看到這種景象時,三日月周邊散發出微小的殺氣,山姥切作為本丸的隊長明顯察覺得到三日月的殺氣,不知道大俱利有沒有察覺得到

三日月:切國,等等我有事找你,你先穿好衣服吧

三日月離去後,山姥切趕緊穿上衣服準備去找三日月,此時大俱利突然握住山姥切的手,眼神示意要山姥切不要過去,山姥切對著大俱利點頭要他不用擔心

大俱利:你是笨蛋嗎?剛剛他放出來的殺氣你難道沒察覺嗎?!

山姥切:但我必須要去找他

甩開了大俱利的手離開房間後,山姥切看到三日月在走廊上等待著他,此時三日月抓著山姥切的手,帶去本丸的角落

三日月:切國!!你跟他事什麼關係?!為何被對著我做出那件事情?!

山姥切:跟他事什麼關係,不關你的事吧

三日月:是阿..不關我的是,但你可有想過我嗎?!

山姥切沒有回答眼神看著三日月,此時三日月強押著山姥切用力推上牆壁吻上了他

山姥切反抗著三日月而不小心咬了三日月的嘴唇,山姥切發現山日月嘴唇留著鮮血

三日月:原來..這就是你要的答案

三日月離開後,山姥切雙腳無力的跌坐在地上,腦袋空白著他,自己不知道在做什麼,此時發覺三日月的剛剛的氣息跟平常不一樣

山姥切突然身體發涼直覺不好的事情發生

大俱利整理房間以及身上的衣服,此時門被拉開,走進來的是三日月但身上被黑色氣息所圍住眼睛也慢慢轉為紅色,這是暗墜?!

三日月:只要你消失,切國就是我的了!!

大俱利拿著刀準備防衛

三日月:你知道我是誰嗎?

雖然大俱利明白自己不是他的對手,但也無從選擇

當三日月要給大俱利致命的一擊時,三日月的刀重重的砍了下去

大俱利睜開雙眼發覺自己沒事,看著前面的景象讓他冒著冷汗,是山姥切為他擋住,山姥切倒下大俱利懷裡

山姥切:還好..你沒事

大俱利:喂!!振作一點

山姥切起身努力道大俱利的耳邊:我..喜歡..

話沒說完的山姥切化做光芒變成碎刀了,大俱利握著山姥切的碎刀

為什麼要這樣做,明明是我的事情,為什麼要替我檔下,大俱利明白自從山姥切帶著他一起出陣時,眼神不留自主的看著他,一直注目他面對敵人的樣子,大俱利也慢慢的開始被山姥切所影響,他開始不明白這是什麼感覺 ,直到山姥切從他眼前消失才明白,他自己對山姥切的感覺是什麼

三日月回神發現自己做了無可挽回的事情,手鬆開了刀跪在地上

三日月:切國..我..做了什麼

此時大俱利已經無法壓抑自己憤怒的心情,已準備要拿著刀砍殺三日月,當大俱利揮刀砍殺時,另外一把刀阻止大俱利砍殺三日月,是燭台切跟審神者

燭台切:俱利冷靜別這樣!!

審神者站在三日月並回頭看著山姥切的碎刀,審神者流露出傷心的表情

審神者:三日月宗近你觸犯本丸的規定,本該要把你刀解,但是你平時表現不錯,所以我決定要給你重生的機會,燭台切這裡..拜託你了...

審神者用靈力強制把三日月封印變回刀,準備去鍛刀房重新打造這把三日月後來開始淨化暗墜的氣息,一旦重生後三日月會不計的自己對誰有什麼印象,甚至也不知道自己對山姥切做出什麼事。

此時房間裡剩下燭台切跟大俱利,大俱利慢慢撿山姥切的碎片,握住自己的手心

燭台切:俱利你對山姥切君是...

大俱利:不關你的事!!

燭台切看著雙手顫抖的大俱利,當要伸手安慰時

大俱利:出去!!

燭台切明白自己無法跟俱利說些什麼,也許他也需要一個人靜一靜,燭台切總是以為自己很了解大俱利,但其實並不是,大俱利在意的終究不是自己,而是山姥切,也明白自己可能無法比得上山姥切

燭台切:俱利其實山姥切君,一定也不希望你變成這樣

燭台切拉著門離開大俱利的房間

此時房間只剩下大俱利握著山姥切的碎刀的碎片

大俱利想著之前審神者拜託他們去萬是屋買一些東西回來,但那時外面下著雨,天氣也很冷,而大俱利跟山姥切在躲雨的時刻,互相牽著手彼此確認體溫,也許那時候是小小的私人空間

大俱利:煩人..

大俱利發現自己無法克制自己的情緒,發現自己在流淚,也許明白這是心碎的感覺

-

從那之後審神者利用所有資源成功打造出山姥切國廣,但是唯一不同的是他沒有前任隊長兼近衛的記憶

大俱利一早起來離開了房間桌上擺著一封信,似乎要去哪裡,此時燭台切拉開們準備叫他起床吃飯,發現人不在但桌上有封信,燭台切打開了信封,看了內容臉色大變,直衝去某一個地方

"俱利你該不會是..."燭台切直奔前往去刀解房,此時審神者看到燭台切著急的跑去刀解房,也跟著跑過去

-

"這樣只有你跟我了...."大俱利緊握著山姥切的碎片,站在熔漿上,熔漿漸漸的侵蝕大俱利的全身,大俱利淺淺的笑

拉開門的燭台切發現大俱利淺淺的笑,但已經來不及了,大俱利整個從熔漿上面不見了

審神者:怎麼會這樣...

審神者身體顫抖著,開始哭泣

燭台切:主上..我們離開吧..還是別打擾到他們

燭台切拉著審神者,扶著審神者離開但審神者堅持要一個人走回房間靜一靜,當燭台切回頭發現眼前的景象,是大俱利跟山姥切握著對方的手注目著對方淺淺的笑

燭台切淺淺的笑:你們竟然丟下本丸,太不帥氣了

燭台切用力握著大俱利給的那封信

-END-

----------------------------------------------------------------------------

第一次打了俱利山

原本想說會打上下篇QAQ..

感謝大家閱讀我這個弱弱的文章

(上)貓?

其實看到這個影片聯想的故事(?

以下連結:http://www.nicovideo.jp/watch/sm27103809

-------------------------------------------------------------------------

今天本丸跟平常一樣,柔和的陽光照耀著大地

此時本丸隊長兼近衛山姥切國廣卻發生一件重大事件

山姥切一如往常早起,發現自己的身體縮小了,頭上跟屁股那裡長的不尋常的東西,於是山姥切馬上去照了鏡子被眼前的一幕給嚇到

頭上的貓耳跟貓尾巴,以及身體小孩化,讓山姥切不敢相信

山姥切:怎麼會這樣喵?

等等!!山姥切自己會說喵?!

於是山姥切決定要去找審神者幫忙想辦法,還好審神者房間在這附近

山姥切趁著早晨還沒有人起床時,馬上準備衣裝跑過去審神者房間敲著門

審神者:請進喔

山姥切:主上喵..

審神者被眼前著景象給嚇到,本丸怎麼可能有這麼可愛的生物

審神者馬上衝過去抱起山姥切

審神者:好可愛阿阿阿啊!!你是從哪裡來啊?!迷路了嗎?!

山姥切:主上是我喵!!我是山姥切國廣喵!!我一早起來發現自己變成這樣,希望主上能幫忙喵!!

審神者馬上回神看著貓化的山姥切,服裝臉型的確是山姥切國廣

審神者:這..我第一次遇到這種情況不太知道有什麼方法能幫你...

山姥切聽到這消息馬上垂著耳朵

審神者看著山姥切失望的樣子,心中有種不忍心的感覺

審神者抱著山姥切:你放心我會保護你照顧你的

山姥切:那你在現世的期末考跟公文呢喵??

審神者突然聽到這番話,發現自己也很忙根本沒時間照顧一隻貓化的山姥切

審神者:山姥切在你還沒變回來期間先暫時留在這房間幫我處理上面交代的公文,然後出陣跟內番的事情我會另外找人處理

山姥切:我知道了喵

審神者:那我今天跟現世的朋友有約要一起念書先回現世了

於是審神者開門馬上去找狐之助解說今天發生的事,然後要狐之助暫時保密

山姥切努力的幫審神者寫公文,雖然把耳朵藏到披風裡面,但耳朵無法塞進去只能把披風往後了

到了下午時刻山姥切終於把公文寫完並趴在桌上睡著了,此時門被緩緩的推開,手裡拿了果凍示意要給山姥切

推開門的是大俱利伽羅看到眼前的一幕,他望向四周,偷偷的把山姥切抱起離開準備回房,此時遇到燭台切跟一期準備拿衣物去曬太陽

燭台切:咦!!大俱利你果凍有拿給山姥切吃嗎?

大俱利:恩

一期馬上發現俱利抱著一隻貓?

一期:俱利殿這是??

燭台切:這是從哪裡來的,模樣好像是山姥切??

一期:能給我抱看看嗎?

燭台切:等等我先抱去床上讓他睡不然會著涼的

一期:沒關係我來就好

燭台切:不用了,你等等不是還要陪你弟弟們玩嗎?

一期:只會花一點點的時間沒關係的

大俱利看到兩個互相要抱著山姥切正要準備離開時,看到審神者突然回本丸招急尋找山姥切

審神者:阿阿阿山姥切原來你在這裡,害我想說我回來怎麼沒看到你

此時審神者看著大俱利:原來俱利喜歡貓啊?

之後俱利把山姥切還給審神者回房間了

在那之後審神者臨時召開會議,要由誰照顧變貓化的山姥切

審神者:我由下面的行程表排列出由誰開始輪流照顧山姥切,燭台切明天起勞煩你照顧山姥切,在來是太郎太刀 長谷部以及大俱利

此時站在一旁的三日月宗近看著審神者

三日月:主上那我呢?

審神者:因為他兄弟堅持不讓你跟鶴丸照顧特別交代我的

鶴丸:我又不會對山姥切做什麼?!燭台切就算了,位什麼大俱利也能照顧他!!不公平

審神者:如果交給你本丸就要被你鬧得雞飛狗跳了!!

山姥切從此暫時定案由誰照料貓化的他

山姥切:其實不用勞煩他們特別照顧我的喵..

審神者:山姥切其實在我不在本丸期間都是你幫忙維護秩序,至少這次讓我幫你解決目前的問題吧..

之後審神者送回山姥切回房後

審神者:明天你先一個人去找燭台切

山姥切:好的喵

-------------------------------------------------------------------------

(第一天)

早上起來後,山姥切還是沒有變回原貌,聽從審神者指令來到燭台切的房間

燭台切:山姥切君早阿

山姥切:早安喵,今天勞煩你了喵

燭台切摸著山姥切的頭:這是應該的

於是山姥切一整天跟燭台切幫忙洗衣物曬衣服煮飯等

(第二天)

山姥切開著門,看著正在看書的太郎太刀

太郎:先進來坐著吧

山姥切點頭示意

於是過了一段時間,太郎起身去置物櫃拿了餅乾等的東西

山姥切:這是...喵?!

山姥切好奇抖動的貓耳

太郎:先給你吃吧,如果無聊的話可以找我談話也沒關係

(第三天)

因為由於審神者的公文突然暴增

開始由長谷部跟山姥切忙了一整天的公文

也幾乎沒時間談話休息

---------------------------------------------------------------------------

感謝大家閱讀我弱弱的文章QQ

我想這篇文預計2~3篇文章完結


(4)天使惡魔並存

其實最近在忙根本沒時間打文章QQ..

以下開始故事

------------------------------------------------------------------------

山姥切被鶴丸牽著走直到某一間房子

山姥切:放手!!

山姥切用力甩開了鶴丸的手

鶴丸:山姥切你...

山姥切:你到底是什麼...?!

鶴丸:我是潛伏這裡的天使,同時護送死去靈魂的天使

山姥切:那就跟死神沒兩樣!!

鶴丸:山姥切你討厭我嗎...?

山姥切無語,看著低頭的鶴丸

準備離開這裡說:不知道

鶴丸默默的看著離去的山姥切

"看來是被他給討厭了阿...."鶴丸無奈的看著天空

回到家的山姥切馬上進入房間蹦躺在床上案著額頭,腦中一片空白

"哥哥我到底要怎麼辦...你到底在哪裡.."山姥切無語

隔天也跟鶴丸保持距離甚至躲避著他,鶴丸反而一直找山姥切,但一直抓不到機會讓他跑掉

山姥切放學後走在樓梯之間,要去陽台看著夕陽,正在拉開門,聽到有人走樓梯的聲音

"咦~真巧啊!!原來山姥切你在這裡啊!!"

山姥切:原來是你阿..三日月

三日月:是阿,想說要來這裡看著夕陽想一些事情

山姥切:沒想到你也會有事情煩惱阿

三日月:是阿,關於一位少年看到車禍的事情

三日月慢慢的走過來

山姥切:那裡面的人如何?

三日月:你也知道不是嗎?!

三日月慢慢走在山姥切面前,而山姥切靠在門邊

山姥切:所以你想說什麼?!

三日月:跟我在一起吧!!山姥切!!

此時三日月眼中閃過一絲紅光,背後慢慢伸出了翅膀

不同的是三日月的翅膀是黑色的

山姥切:你這是?!

此時三日月抓住了山姥切的手:果然看的到,而且靈魂很美麗

山姥切:你..!!

還沒說完的山姥切,馬上被吻了上去

山姥切開始掙扎,而三日月慢慢的把手伸去褲檔

"山姥切讓開!!"鶴丸拔著刀,對著三日月砍了過來

-----------------------------------------------------------------------

嗨嚕..我又來了

最近因為事情很多

文章可能會慢了很多><

真的謝謝你們閱讀

(上)審神者是個無口?

已審神者為中心


由於審神者比較內向不會與人溝通


於是選了山姥切國廣做為近衛跟對長


雖然與山姥切國廣互動較少


可是本丸的工作審神都會放心的交給他


但是本丸刀刀們卻對審神者充滿著好奇心


尤其是鶴丸每當想對審神者惡作劇卻被一期阻擋


"山姥切君,最近審神者對我們好像都有疏離感,飯也一直吃的很少"


山姥切國廣看著燭台切光忠,並覺得其實他說的沒錯


雖然審神者有時要回現世,但是最近他常常留在本丸,也不太會回到現世


而且有事情也不會講


"我們要不要去問主上,他發生什麼事嗎?"燭台切提問的說


山姥切:我覺得沒這必要,更何況我問他有什麼用,更何況是我....


長谷部:難道主上他發生什麼事你都不管嗎?他可是人類,也是我們最尊敬的主上


一期:其實長谷部跟燭台切說的沒錯,萬一主上靈力只要減弱對我們以後出陣的會有很多問題,也包含碎刀的問題


鶴丸:這時候該準備各種驚奇的事物


一期:鶴丸殿你會嚇壞主上,到時他把你刀解我們也救不了你


燭台切:最好的辦法就是找他最信任的人去了解主上的狀況


大家一致看著山姥切,而山姥切躲在角落看到大家看著他


山姥切:看我做什麼,我只是一把仿刀,他馬上對我沒興趣


長谷部:我們也只是擔心主上的身心健康,但不得已只好拜託你了


一期:對阿,等主上回來一切拜託你了山姥切殿


山姥切只好接受任務


審神者回來本丸後,短刀們很有禮貌跟審神者問好,審神者點頭回應


短刀們:主上又把自己鎖上房間了,咦..是山姥切哥哥


山姥切準備要拉開門,但又猶豫想著是否要拉開門


"進來吧,我知道你有事找我"審神者在門外說話


山姥切進來後,看到審神者在整理公文


山姥切:我..想說最近主上還好嗎?


審神者停著手邊的工作:恩..


山姥切:那個..大家很擔心你,說最近你對他們有疏離跟飯吃的很少


審神者:對我這種人不必擔心,沒事的話請你出去吧,你今天不是要做內番,而且我有事情要忙


山姥切無奈的被審神者趕了出去


被趕出去的山姥切看著外面,拉下斗篷,煩惱著到底要怎麼解開主上的心結


--------------------------------------------------------------------


感覺審神者跟大家互動並不是很好,而被被接下重大的任務(?


就是要讓審神者對大家敞開心房XD"







(3)天使惡魔並存

"跟我走吧,我帶你去見你想見的人"

"不行,你不能跟他走,你要辜負他的好意嗎?!"

"我該如何是好"

"你不寂寞,雖然我們不知道你發生什麼事,但我們會一直在你的身邊"

-------------------------------------------------------------------------

今天天氣還不錯,山姥切整理要洗的衣物,然後準備去跟鶴丸他們會合

山姥切:抱歉,我來晚了

安定:沒關係我們才剛到不久,因為某個人為了擦指甲被拖了一些時間

清光:你說什麼!!

獅子王:所以剛出來你們又要灑恩愛嗎?

安定:誰跟這他灑恩愛阿

清光:這句話應該是我要說吧!!

山姥切:你們別吵了,話說鶴丸呢?

獅子王:他說家裡有事,臨時不能來

山姥切:那我們先去逛逛吧

於是獅子王他們去搭便車去市區

山姥切看著四周圍的環境,因為是假日充滿著許多人潮

獅子王:山姥切要跟緊我們可別跟丟喔

山姥切:我有看附近的地圖,所已大致上知道路,如果跟丟會聯絡你們

安定:也對阿,最近這附近開了一家很好吃的拉麵要不要吃看看

清光:我是都隨便,看你們

吃完飯後大家邊走邊逛,也去電動場所玩,到了將近晚上時刻

山姥切:我先離開去超商買晚上要吃的東西

安定:也好,反正都這時間,那大家先解散,明日見喔

於是跟大家道別後,山姥切到了商店買晚上要吃的東西

後來準備要回家的路上,發現道路上圍著一群人,還有救護車

聽路人講著是煞車失靈撞到電線桿,駕駛座的婦人被抬上床上急救

此時山姥切發現一件不可思議的事,是他第一次看到的景象

一位白髮白色的上下衣,後面有個白色翅膀少年,親吻的婦人的額頭

"別擔心,不用擔心是否會痛,去你該去的地方吧"

那名婦人突然跑出白色的光芒飛去天際,此時山姥切覺得那個人是覺得他熟悉不過的人,但為何大家好像看不到他

山姥切:鶴丸...?

此時那名天使聽到有人叫他馬上回頭看到山姥切愣住那裡,山姥切覺得不妙馬上拉著兜帽往巷子口離去,當快到出口時,撞到一個人

鶴丸:你看得到我變成天使的樣子?

山姥切:沒..沒有我只是看到那裏有車禍

鶴丸:那你剛剛為何叫我?

山姥切:你聽錯了,我還有事先離開了

山姥切準備繞過鶴丸卻被鶴丸用力的抓住雙手,把山姥切貼在牆壁上

山姥切:疼..

鶴丸:山姥切告訴我從什麼時候知道我們存在的?!

山姥切知道已經無法在隱瞞他看得到天使的時候

山姥切:從外婆被帶走的時候,也就是我3歲的時候

鶴丸:這下麻煩了,山姥切現在跟我去一個地方

山姥切:什麼?!

山姥切無奈被鶴丸牽著走,走到一間房子

-----------------------------------------------------------------------

今天文章寫得怪怪的QAQ..

由於鶴丸跟被被的進展..((思

有點兒頭痛

不過感謝大家的閱讀

(2)天使惡魔並存

"對不起,無法跟你遵守約定了"

"為什麼你總是說話不算話,你討厭我嗎?是因為我身體太虛弱嗎?!"

"哥哥..哥哥..不要丟下我一個人"

要牽住長義的手卻也牽不到,從面前穿過長義的山姥切眼神流露出悲傷的表情,長義也慢慢的從面前消失

山姥切驚醒過來:等等!!哥哥不要走!!

"又是這個夢"心裡很不舒服的山姥切,眼神流露出複雜的情緒

自從出院了一個月不僅醫院老師就連獅子王他們都不記得他哥哥的事,看著桌上那本無書名的書,他想著當天也無法召喚出惡魔,果然那種事不應該迷性

可是..卻又不能不相信

山姥切跟平常一樣去學校,出院後學校來了1位轉學生跟一位新的導師

此時進去校門

"哇!!有沒有嚇到啊!!"山姥切跟平常一樣沒有表情看著他

山姥切:鶴丸,又是你,你怎麼不去嚇別人,偏偏喜歡找我

這位是剛轉學過來的人,但是卻也很喜歡捉弄山姥切的人

鶴丸:因為我想看你被嚇的表情麻~

獅子王:呦~山姥切早啊!!

山姥切:早

安定:山姥切最近要去醫院檢查嗎?

山姥切:可能之後就不用去了,對他們來說奇蹟發生在我身上了

清光:那要不要一起去玩電動?!

鶴丸:也加入我一個人

山姥切:我是無所謂

"各位同學,請做好你的位子,今天要來介紹剛搬來這裡的轉學生"

這是他們的新來的導師,帶著眼罩的老師,但也在這所學校很有名的老師也滿受女生歡迎的

"你好,我叫三日月宗近請大家多多指教" 深藍色頭髮,極為美麗的男子,瞬間補獲班上女生的心

燭台切:那麼請三日月同學坐在那邊窗戶的旁邊角落的位子

指著山姥切背後的位子,原本的位子是他的哥哥的位子,此時山姥切還是一樣看著外面

"請多多指教" 三日月對著山姥切笑

山姥切:恩

三日月:請問你叫什麼名字?

山姥切:我叫山姥切國廣

三日月:之後也請你多多關照

燭台切:山姥切同學等等下課後,老師有話要跟你說,請到我的辦公室找我

"事發生什麼事嗎..?" 山姥切第一次被老師叫去辦公室

之後下課,山姥切去辦公室找老師

山姥切:老師找我有什麼事嗎?

燭台切:最近你的身體還可以嗎?還能不能適應這裡的環境?

山姥切拉著連身帽:還可以,只是有時要去醫院做身體檢查

燭台切:這樣阿..別太免強自己,如果身體不舒服要馬上說喔

山姥切:知道了,如果沒事的話我先離開了,快到上課時間了

燭台切:啊!!抱歉抱歉,占用你下課的時間

山姥切:我是沒關係

山姥切拉著門離開辦公室

鶴丸笑著說:哇!!我來了!!老師找你什麼事啊?!該不會山姥切做了什麼事嗎?

山姥切:不關你的事吧...

鶴丸裝著無辜:人家只是關心你,怎麼這樣...

山姥切:抱歉...

鶴丸:那等等我們一起去吃午餐,我也約安定跟清光和獅子王了

"那我也要去"此時三日月剛好走過來

鶴丸:好哇,人多才熱鬧

三日月:那山姥切坐我旁邊吃飯,我有關校園的事要問你

鶴丸:你也可以問我阿,為什麼一定要山姥切坐你旁邊

山姥切無奈的看著他們兩個,但最終談判是山姥切坐在中間

--------------------------------------------------------------------------

雖然有點同情長義離開被被的樣子QAQ..

但是身邊的朋友,卻也很關心山姥切

鶴丸跟爺爺搶被被的故事,也小小的上演一下嚕~

(1)天使惡魔並存

小學生文筆

如然想到這篇故事,但鶴丸跟三日月 燭台切還沒登場QAQ..

總之被被是總受XD"

--------------------------------------------------------------------------

"我們約好等你病好了,我們一起去遊樂園玩,然後一起打球"

"好!!我們一起打勾勾"

童言童語,眼神流露出天真的表情

平時長義常常前往醫院照顧體弱多病的山姥切國廣

從他死去的父母身上獲得大量遺產,對他來說這點錢不算什麼

"他可能無法活到15歲,就算醫療設施在好,我們也沒有把握"

對長義來說是個晴天霹靂的消息"難道沒有任何辦法救他嗎?!"

長義激動的說:他是我唯一的親人也是唯一的弟弟

醫生:我們已經盡了最大的力量,那些醫療器材只能用到他15歲的時候

長義慢慢的走進山姥切的病房,想著要怎麼跟他的弟弟說出這個殘酷的事實

病房門一開發現是他朋友獅子王跟安定和清光

獅子王:咦,長義原來你在這裡阿

山姥切躲進被子聽到哥哥來了馬上探出頭

山姥切:哥哥醫生有跟你說什麼嗎?

長義:沒有,只是問說每次進去你的病房你都會躲進被子裡面

安定:你弟弟還說最近你都沒有煮咖哩飯給他吃,很懷念你煮的咖哩飯的味道

山姥切瞬間臉紅:才...才沒有!!

清光:害羞了!!哈哈!!

長義:那哥哥先回去煮咖哩飯給你吃,你們可以暫時幫我住顧一下山姥切嗎?

大家點頭答應

此時長義回到家,找著食譜,發現書櫃的書裡面還藏著一本書,那本書被密封了,長義發現他沒有書名只有很像天使跟惡魔的圖案,他好奇打開書本

裡面記載著有關天使跟惡魔的故事,其中發現有一篇文章

"當你有願望無法實現,可向惡魔說出你的願望,可是相對的代價是人們會把有關你的記憶消除並且你的靈魂將會永遠被關進無邊無際得牢房裡,召喚惡魔的方法,拿出黑色的紙摺成愛心圖案在午夜12時在鏡子把摺好的愛心給燒掉即可完成"

長義想著這種事情怎麼可能會發生,雖然自己也有聽過這種傳聞

突然長義發現這種時間不是看書的時間,趕快準備咖哩飯給他的弟弟吃

以前咖哩飯他跟他的弟弟一起開心的煮,現在只剩他一個人煮,覺得無奈但這也沒辦法畢竟也不是山姥切願意這樣

山姥切看著外面:哥哥好慢喔..

清光:可能有事情耽擱吧

山姥切:對不起,還要你們陪我...

安定:別在意,而且我們也期待跟你一起吃咖哩飯啊

獅子王:對阿,自從山姥切住進醫院時,我們好久沒有一起開心的吃飯

清光:對了,等山姥切病好我們一起去吃飯逛街如何

安定:以你這點得主義是不錯

清光:你這話是甚麼意思阿

安定:我在誇獎你耶

山姥切:又來了...

獅子王:別理他們,俗話說越吵感情越好

安定跟清光同時說:誰跟他感情好啊?!

此時門一開長義進來:抱歉我來晚了,話說樓梯間都能聽到你們吵鬧聲,算了先吃飯吧!!

之後吃完飯互相聊天直到山姥切累的躺在床上睡著了,長義護送他們離開

長義看著睡著的山姥切,並親吻他的臉頰:祝你有好夢

長義離開山姥切的病房

長義從家裡帶來黑色的紙,並慢慢的摺成愛心,等著午夜時刻,準備對著鏡子把摺好的愛心給燒掉

---------------------------------------------------------------------------

嗨嚕又是我啦

感謝你們認真讀這篇文章,不過這篇我就不知道何時能夠完結他XD"

最近天氣有點冷冷的感覺

突然想到這篇文章 審神者=我

#燭姥# #小狐山# #三山# #鶴山#

小學生文筆

----------------------------------------------------------------------

今天因為天氣冷,外面雪也已經停了

短刀們在外面跟一期玩著雪仗

此時山姥切剛從遠征回來上遇到獨台切光忠

燭台切:咦?!今天遠征回來嗎?

山姥切:是阿

山姥切看著燭台切手上的食材要去廚房準備煮飯

燭台切:想幫我的忙嗎?今天我想煮咖哩飯給大家吃

山姥切:是可以阿,但我要先去換一下衣服

三日月:山姥切原來你在這裡阿,想說大家都遠征回來,怎麼都找不到你,來陪我這個爺爺喝茶

三日月慢慢的走過來

小狐丸:要跟兄長喝茶不如幫我梳毛還比較好,是不是隊長大人

此時小狐丸走在山姥切牽著他的手,舔了一下他的食指

鶴丸:停!!!山姥切是要跟我一起去研發驚奇的東西

燭台切:其實是研發嚇人的東西吧,等等你們這樣插隊太不帥氣吧!!

山姥切:呃...

燭台切拉著山姥切的左手臂,小狐丸拉著山姥切的右手,鶴丸拉著他的披風

三日月看著山姥切微笑的說:不如我們來玩猜拳,看誰贏就可以把山姥切帶走

此時大家同時回答:同意

於是大家猜拳燭台切 三日月 小狐丸 鶴丸出布發現有多出來的人出剪刀

我:嘿嘿,我贏了那山姥切我就帶走了

大家看著審神者離開本丸

山姥切:主上有什麼需要幫忙?

我:其實最近天氣冷,電暖器壞掉我想去買新的,放在飯廳一起吃飯取暖,可是電暖氣太重了我一個人無法搬回本丸,剛好看到你被大家圍繞著

山姥切拉著披風:恩..

我戳著手:呼..好冷喔

突然山姥切伸出手,我看著他

山姥切:握著我的手

我握著山姥切的手:哇!!好溫暖!!

於是買完電暖器回來後

我:大家我買電暖器回來了喔

山姥切:我先裝在飯廳

我:辛苦了

--------------------------------------------------------------------------

其實最近真的頗冷,要注意保暖喔

(4)被封印的石像

#三山# #爺姥#




今天頭腦有點暈暈的




但還是一樣進入主題




----------------------------------------------------------------------------




一大早三日月準備過去石切丸家




燭台切:難得你這麼早起床




三日月:是阿,偶爾早起起來散散步




燭台切:那路上小心




於是慢慢走去石切丸家的時候,準備敲門,門就開了




開門的是石切丸




石切丸:我知道你是來找我的,是不是有關那石像的事情?




三日月:竟然你知道我就說了,我想解開那石像的封印




石切丸:表示你們見過面了




三日月:是的,就算他是被詛咒被邪氣侵擾我也想幫他解開封印




石切丸:其實他身上的邪氣早就被淨化一乾二淨了,這應該是以前巫女所做的事情,至於要解開封印的話




石切丸從口袋中拿出裝著水的小瓶子




三日月:這是..?




石切丸:這是能解開他封印的聖水,只要想辦法讓他喝下就好了




三日月:謝謝,那我先離開了




一到晚上三日月跟山姥切,坐著聊天,但山姥切一直沉默不語




三日月:怎麼了嗎?身體不舒服嗎?




山姥切:對不起,我一直無法顧慮到你的心情




三日月:又不是什麼大事情,來喝口我自己親手泡的茶吧




山姥切:謝謝




三日月看著山姥切把加入聖水的茶給喝下去了




此時山姥切身體開始慢慢起變化了




---------------------------------------------------------------------------




呼...明天應該可以完結




之後會打算出番外篇喔

(3)被封印的石像

#三山# #爺姥# 小學生文筆


今天頭腦有點脹脹的


先進入故事


---------------------------------------------------------------------------


在那之後三日月常常去找山姥切談話


有時會聊他跟朋友之間的故事


山姥切:感覺你跟大家相處不錯


三日月:你也可以阿


三日月拿出一包的東西要給山姥切吃


山姥切:這是什麼??


三日月:這是章魚燒,那家的章魚燒很好吃,不過現在稍微涼掉了


山姥切吃了一顆眼睛瞪大表情好像是說好好吃


三日月:很好吃吧~!!


山姥切:好吃


三日月:如果解開你的封印就可以多帶妳去那邊逛逛了


此時山姥切突然靜下來,看著三日月


山姥切:不可能解開的


三日月:不試試看怎麼行?!


山姥切:想要我脫離被封印的痛苦,那趁我變成石像時把我破壞掉


三日月:這樣你會怎麼樣?


山姥切:我就再也不會存在這個世界了


三日月搖頭的說:不可能!!一定還有別的方法,山姥切你難道知道解開封印的方法??


三日月直視山姥切的眼睛,山姥切低下頭


山姥切:我不知道


三日月:山姥切看我的眼睛,你是知道對不對?!


山姥切:知道又能怎麼樣,難道你想放我這個殺人魔出來嗎?!


三日月:沒錯!!


山姥切:要不要解開封印是我的自由,請你別再管我了!!


三日月:為什麼你就是不了解我對你的心意?!


此時山姥切抬頭看著三日月


山姥切:對不起..我...


話還沒說完的山姥切又變回石像了


只留下三日月一個人


三日月:究竟適什麼原因讓他遲遲不解開封印


突然三日月眼睛瞪大好像知道什麼


三日月想著:我記得石切丸家中有記載有關於古代的巫女相關文章,也許去他家可以找到有關山姥切的封印的方法,可是最大的問題就是石切丸是否讓他進去借閱


想了許久的三日月便決定


三日月:看來要把有關於山姥切的事情告訴他了


--------------------------------------------------------------------------


我能說的是這邊文章過不久應該就能完結嚕QwQ


雖然文法不太好


但很感謝大家閱讀